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fhxs2.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翻页 夜间
烽火小说网,烽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欲爱 > 正文 留守少妇

第301章:冤情孽债

“啊····”,老头一声尖叫,显然他也没有料到这样一幕。爱睍莼璩

“砰···”的结结实实一声落地声,老头倒在了地上,而他身上还压着满头银发的邓大娘。

“你真的是青南山下的哥哥你真的是哥哥”,老头倒地,邓大娘依然不依不挠的伸着手拉着老头的领口,声音里充满了急切,一个劲的问着。

“咳咳咳···”,老头被压得老翻红,一个劲的咳,挣扎不起来,不由的想到站在一旁的韩峰,“子,赶快来帮忙啊,将这个疯婆子拉开”。

见状,韩峰连忙走过去,伸手拉住邓大娘,“邓大娘,邓大娘,你先起来,起来在,不然她就被你压死了”,但邓大娘就像没有听见一样,韩峰只得用力拖着邓大娘离开老头身体攴。

“咳咳咳···”,老头慢悠悠从地上爬起来,老脸通红使劲的咳着,显然刚才这一幕让他年迈的身子还是够喝一壶的。

“你真的是青南山下的哥哥”,在韩峰的拉扯下,邓大娘又挣扎着朝老头扑去,脸上布满急切,想要知道答案,这样的神色,是韩峰从没见过的。

“子,拉住了啊”,看着要扑来的邓大娘,老头明显吓了一跳,连忙向远处走了一点辶。

“哥哥,哥哥,我是心兰啊,我是心兰啊”,见老头躲开,邓大娘脸色更加焦急,身子一个劲的想要向前,但被韩峰死死的拉着。

看着她这着急样,明显属于精神失常范围,韩峰连忙安抚道:“邓大娘,你冷静一下,不然你在这样,你的哥哥怎么敢过来,你在这样,他就被吓走了,吓走了你还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你的哥哥”,韩峰着哥哥的时候,只感觉全身都在颤抖,心里实在是受不了,但是这一句话很管用啊,刚完,邓大娘就安静下来,不在挣扎,但是眼睛依然急切的看着老头的方向。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屋内的人听见外面的动静也忙了出来,赵万全一脸迫切的对着韩峰问道。

“不知道”,韩峰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两人还在好好的着话,邓大娘就忽然冲出,直接将老头按翻在地,紧接着就一些肉麻颤抖的话。

韩婶也是凝惑的看向韩峰,见他摇头,转而看向邓大娘,脸色明显变换着,因为邓大娘在村里出了名的冷,从来没有见她大笑过或者是哭过,现在出现这样的表,脸色不变才该,同时伸手代替韩峰搀扶着邓大娘。

一时间,就连先前都还昏迷的李父,也在李雯的搀扶下,来到门口,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老头,等着他给答案,毕竟现场原因就在老头身上。

“嘿嘿···”在众人的注释下,老头有些不好意思了,尴尬的笑了笑,站立不安,两手也是不自然的搓着,韩峰直接来到他身边,看着他,“老头,你们之间认识啊怎么不早呢”。

“呸,认识个屁啊,谁知道从哪儿冲出来的疯婆子,不认识不认识”,老头着就摇头甩耳的走动起来,一席话,让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呜呜呜···”,老头刚完,邓大娘就哭了起来,泪花顺着面颊流下,眼中满是悲伤神,让众人听着心底都跟着难过起来。

“哥哥,我是心兰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时候,我们··”

“停停停···”,这时,老头忽然面色一变,摆着手就嘶吼起来,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眼中还有闪烁着冷光,好像想到什么很怕的事一样,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里慎得慌。

“咚··”,两人的行为,都这么反常,让大家都不知道什么,不明所以,想着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

微风习习的在院子里吹着,带着点点凉意,“好了好了,我们先进屋,有什么进屋好好,走走走,进屋去”,韩婶着就拉扯着邓大娘朝屋内走去,老头明显有些不愿,不想进去。

见状,韩峰和赵万全对视一眼,会神之下几步走到老头身边,一人一边的架住

他,“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我不想进去,放开我”,但是两个年轻人架着他,直接让他临空脚步落地,由不得他选择,在叫喊中就走了进去。

“呜呜呜···”,屋内,所有人都坐了下来,只有邓大娘还在带着伤心的哭泣声。

“好了好了,邓大娘,先喝点茶,有什么出来,大家帮你解决”,韩峰将茶水放在邓大娘旁边,安慰的道。

一旁,正和赵万全死死按着老头的韩峰也是开口道:“是啊,邓大娘,有什么好好,反正他今是跑不了的,有什么委屈你出来,我们给你做主”

老头一听韩峰这话,立马就不意了,冷着脸对着韩峰,“子,你那事还想不想我帮忙了,想的话就放开我”。

威胁我“哼···”,韩峰一声冷哼,“那事我们现在不谈,我们先现在这事”。

“对,大哥的对,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娘的事,然后逃走了,现在想要耍赖不认账了”,赵万全也是一脸义气的道。

赵万全话一完,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老头身上,眼中都是赵万全话中男人的意思,不负责任的男人,老头被这一句话明显气的不行,使劲的挣扎起来,但被两人死死的按着,挣扎不开,这才臭着脸,看向赵万全,“臭子,你是不是想挨打了,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我”。

眼见两人就像有仇一样,针锋相见,韩婶脸色有些难看的大声道:“好了好了,有什么好好,闹什么闹,怎么越扯越远”。

韩婶吼完,就对着还在抽泣着的邓大娘,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邓大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好,今我们这么多人都给你做主”。

“恩···”,邓大娘感激的对着韩婶点了点头,随即又将目光看向老头,眼底充满柔,“哥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哼···”,老头就像是没有看见没有听见一样,一声冷哼,直接将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显然气急了。

对于老头这样,邓大娘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失落,但也没有在哭泣,缓缓开口道:“先前,就在他给这位大哥医治的时候,我看见他最后收尾的那几下点穴手法,明显就是我家祖传早已失传的梅花十八禁,这让我就很凝惑,我家早已失传的手法,怎么还有人会用,而且还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到这,邓大娘停了下来,微微的喘息着,眼中也开始闪现亮光。

邓大娘停下休息一下,喝了一口水,接着道:“本来大哥已经是油尽灯枯,不能活过来的了,但是喝了韩峰的血以后,就神奇的醒了过来,而且气色看上去还不错,我就想着这一切的主导肯定是韩峰的鲜血作用,就想要找韩峰问问看,但是出去的时候,我听到了青南山下”,这时,大娘明显激动起来,语气都微微颤抖起来,满是皱纹的手也微微颤抖着。

“他,他家世代都是神医,就居住在青南山下,这,让我想起了在十七岁那个时候,我父母临死之前让我发的誓,那就是让我找到青南山下,嫁给在十岁见过一面的同辈的神医之子,华,那时,我们早已定下,心里都很哎对方,一起玩耍,一起睡一张床,还有就是这其中有两家老的约定”,到这儿,邓大娘眼中闪现着幸福的亮光,满脸开心,听的众人都睁大了眼睛。

“后来,我跋山涉水,到了青南山下,但去到哪儿以后,一切景象,让我惊呆了,哪儿早已成了一片废墟,我的哥哥也早已不见,我一路寻找,寻找了二十年,最终寻找无望,到了这个地方,景色气候不错,就定居下来,每一,都在思念想念中度过,想着能够有一见到哥哥,但没想到,今,这一切,真的发生了,让我见到了我思念无尽的哥哥,他,竟然不认识我了,呜呜呜···”,这时,邓大娘再次哭了起来,很伤心,很伤心。

一切,原来是这样,真相,竟然是这样,这样的典故,既让人感动又让人汗颜。

“呜呜呜···”,一时间,屋内都静了下来,只有邓大娘抽泣的声音,老头则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哎哎,老头,人家等了你几十年,难道你就不发表一下意见好意思低着头”,赵万全实在耐不住这样的气氛,晃了晃身边的老头,笑着问道。

br>“是啊,药老头,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文艺的名字,华,恩,很好听,我怎么邓大娘一个劲的叫你哥哥,还以为你们也玩流行呢”,韩峰也是点了点头道。

“啊···”,韩峰刚完,老头忽然一声怒吼,瞬间暴起,挣脱韩峰和赵万全的按压,“我不叫华,华早死了,我叫无,我叫药无,啊啊啊···”,老头全身散发着一股让人心惊颤抖的气息,嘶吼着就冲了出去。

众人,谁也没有料到这样一幕,全都呆了,邓大娘率先反应过来,“哥哥,哥哥,你等等我,等等心兰”,呼喊着就跟着冲了出去。

“哎,冤孽债”,韩峰一声轻叹,跟着追了出去,这一切,很明了,在老头身上,明显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