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fhxs2.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翻页 夜间
烽火小说网,烽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欲爱 > 正文 留守少妇

第434章:你个帅掉屎,简直就是一坨屎

这一夜,注定是疯狂的一夜。悫鹉琻浪

这一夜,注定是难忘的一夜。

“文馨”,山林枯草上,韩峰一声惊呼,一下直起身来,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在看看在身旁安静躺着的文馨,这才松了一口气。

“文馨,醒醒,我们该走了,文馨”,韩峰微微摇晃着文馨,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他不知道,只知道做了一个很奇怪的,见自己在湖里遇到的两个女孩,两人都用帮自己用嘴口`交。

呼唤几句,文馨没有半点反应,看着她那苍白的面色,韩峰面色一变,连忙捏住文馨手腕,闭眼一感知,面色巨变,身体瞬间白光涌动,顺着手臂不断朝着韩峰娇躯涌去焘。

没一会儿,“恩”,文馨忽然一声娇哼,双眸慢慢睁开,眼底满是疲惫无力,见美人醒了,韩峰这才收回元气,“没事吧”,将美人扶了起来,有些自责的看着她。

“还好”,文馨无力的着,现在的她,全身上下依然一片瘫软无力,特别是私密之处,隐约还有一阵子痛楚传来。

“对不起,先前都是我的错,真的对不起”,韩峰着眼角就浮现出泪花,此时的他,心底无比难过,先前发生的事,他还是有印象的,自己的疯狂,差点酿成大祸,他现在心底自责不已,要是文馨真的因为这事而离开自己,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兮。

见韩峰满脸自责,眼角流着泪水,文馨脸上流露出心疼之色,她知道他不是有意的,伸出玉手抚摸着他的面庞,替他擦去眼角留下的泪水,温柔的看着他,轻声道:“没事的,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恩”,韩峰重重的哼了哼,将文馨紧紧的搂抱在怀中,深深的吮`吸着美人身上所特有的香味儿,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女人的爱有多少,有多沉重。

休息了一会,文馨感觉自己好多了,这才从韩峰身上直起身,“好了,我们走吧,再不回去,水儿她们该担心了”。

“恩,走吧”,韩峰着就松开美人,替她穿起衣服来,一切打整完毕,最后看了一眼这个疯狂之地,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转身带着美人归去。

清晨,一条满是石头平铺的道路上,韩峰等几人向前走着,文馨抱在孩子,上官水儿跟在韩峰身边,僵尸则跟在她身边,只是身上围着一些枯草,这是上官水儿为他的打扮,在韩峰眼里就是一个草人,而僵尸呢,反而很高兴,唧唧的叫着,率钓崖则兴奋的站在前方,满脸激动,“在加把劲,前面就是我们神煞寨了”。

家,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地方,每当要回家,每个人心底都充满温软,充满激动。

转眼间,没走多长一段路,眼前就出现一个山寨,一眼看去,山寨很庞大,在高大的山腰之上,林林立立,满是房子,还能看到很多孩子在山寨里欢快的玩耍,一切人还挥舞着武器训练着,庞大的寨门上,两个无比庞大的牛骨,显得特别霸气,让人看着心底感觉都不一样。

来到山寨口,率钓崖已经激动的双眼闪现着泪花,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家,身躯颤抖不已,韩峰等人也没打扰他,就这么站在后面等着,同时打量着前方这个苗寨,想着这个神秘的种族所特有的神秘之力,蛊术。

没一会儿,率钓崖才从回家的激动中清醒过来,转身看着韩峰等人一脸不好意思,“神使,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了”,韩峰没什么,摇了摇头。

“走走走,我们进去,我要让你受到最好的款待”,着就在前方引路前行,是还没走出多长距离,前方就冲出来一群男子,身上的衣服很奇特,充满奇异,瞬间就吸引了韩峰等人目光。

看着上来的族人,率钓崖满脸激动,双手颤抖着就走了上去,“站住,什么人”,率钓崖刚到一群人前方,一个领头人就挥舞出一把明晃晃的砍刀,瞬间让率钓崖止住步伐。

看着前方拦路之人,率钓崖明显一怔,但随即就释然,想着自己这么久没有回来,族人恐怕都以为自己死了,“嘿嘿”,转头对着韩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有些佝偻的身子立马挺的笔直,大喝道:“放肆,连你们的大祭司率钓崖也看不出来吗”,着还做出一个及其潇洒的姿势。

大祭司率钓崖前方人被率钓崖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都相互对视了几眼,率钓崖则闭着双眼,想着他们一定会毕恭毕敬的迎接自己回去,到时候在神使面前不就风光了吗

“放屁,就你这叫花子样也是我们曾经的大祭司率钓崖滚一边去”。

“额”,怒骂,让率钓崖瞬间就呆住了,愣在当场。

“呵呵”,上官水儿听到这话,立马就笑了起来,捂着娇喘花枝乱颤,两座玉`峰上下颤抖,她银铃般的娇笑,立马吸引了前方一群男子,都眼睛冒光的盯着韩峰身后的上官水儿和文馨。

“你们···”,率钓崖从刚才冲击中醒悟过来,真气的头冒青烟,咬着牙又气的不知道什么是好。

“叫花子,快点滚开,不要挡着我们的视线,我们的大祭司现在是率钓石,率钓崖早在一年前就死了,想要冒充人也不会去打听打听”。

“哈哈哈,帅掉屎”,上官水儿听到这话,娇笑的更加猛烈,直接笑的弯了腰,衣服领口下的白净肌肤一片片闪现而出,这让前方男人更加激动,特别是前方拿刀的直接走了上来。

“一年了,没想到我已经离开一年了”,率钓崖满脸泪水,声的嘀咕着,丝毫没有注意前方走上来的男子。

“叫你滚开,你难道没有听见吗”,男子愤怒的着将手里的砍刀朝着率钓崖身上戳去,眼睛则定在后面上官水儿身上。

男子的刀,并没有戳在率钓崖身上,而是传来率钓崖愤怒的嘶吼,“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到底是谁”

男子正迷离于上官水儿的美色之中,率钓崖的厉喝,让他一下转醒过来,仔细一看,身子立马颤抖起来,额头冷汗直冒,“大祭司,是的不好,的不长眼睛,都是的错,都是的错”

男子下跪,人群中一个年轻的子看不过去了,怒骂起来,“王五,你他娘的干什么呢怎么对着叫花子下跪磕头啊”

“上去砍了他一只手臂”,率钓崖没有多什么,但是一句话,充满寒气,他现在已经彻底怒了,就从这几人的习性来看,整个山寨和一年前已经变了不知多少,一个山寨,那是自己的家,这些人就像自己的子女一样,看着这样的子女,他何尝不怒,何尝不气。

年轻男子看着提刀朝自己走来的王五,吓了一跳,丝毫没有想到这个日夜相处的兄弟会对着自己出刀。

“那是上一代大祭司,你瞎了眼吗大祭司现在想要你一只手臂,你就认命吧”,王五着手里砍刀已经挥了下来。

大祭司,这个名头在苗寨中,有着无替代的分量,王五话一出,周围人面色巨变,特别是年轻男子,面色更是惊恐无比,眼睁睁的看着那朝着自己手臂落下的砍刀,只能咬着牙闭上双眼。

“干什么”,砍刀刚落到年轻男子肩上,要鲜血飞溅之时,一声厉喝传来,王五的刀也一下停了下来,看着人群身后,这一代大祭司率钓石。

“大哥,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回来了吗”,在韩峰等人吃惊的眼神中,一个中年男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让他们吃惊加吐血的是,冲出来的人,没有穿着苗寨的奇异衣服,而是一身华丽的西装,头发在阳光下,还闪烁着亮光。

这就是大祭司韩峰几人直接有种吐血的冲动,这人怎么比自己还要时髦

“额”,率钓崖明显也没料到自己这个堂弟,现在神煞寨的大祭司,会是这副打扮,呆呆的看着眼前之人。

率钓崖的痴呆,让率钓石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他,“大哥你怎么了大哥”

“没,没什么”,率钓崖醒悟过来,知道现在不是这个的时候,连忙摇着头,转而看向后面的韩峰,“走,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救命恩人,我们苗寨的神使”。

“你好,我叫韩峰”,韩峰客气的打着招呼,人在屋檐下,况且人家身份也不低。

“你好”,率钓石以的答着,眼睛就看向韩峰身后刚笑了直起身的上官水儿,美人的娇艳之色,让他眼底立马闪现出亮光。

“这位姐,你好,在下率钓石”。

“姐”,上官水儿狐疑的着,韩峰心底瞬间浮现这个词,不好的预感瞬间浮现。

“草,你才是姐,你个帅掉屎,简直就是一坨屎”,一声怒骂之下,粉拳瞬间出击。

“啊”,率钓石一声尖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点发白的脸上,一个熊猫眼立马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