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fhxs2.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翻页 夜间
烽火小说网,烽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欲爱 > 正文 留守少妇

第497章:看破虚妄

春满乡村,第497章:看破虚妄

上官水儿走了,太阳已经落山,色渐渐暗了下来,没有了上官水儿的陪伴,苏玉俏脸上浮现出一丝孤独忧伤,没有过多的话语,将一切准备好以后,随意和韩峰交代了几句,就钻到了屋内,将房门关了起来。ai悫鹉琻

看着苏玉这样,韩峰不由有些无奈,这追女的第一步竟然就碰壁了,本来还想着和她交流交流,打听一下蛊女的事,但没想到会是这样,暗暗的色,静谧的山林,韩峰一个人不由感到有些无聊,这时候想起屋后的水潭,回想起哪儿的凉爽静谧,这些发生的事让脑海一片混乱,就想到哪儿去梳理梳理,想着想着就朝屋后走去。

来到水潭边,只见前方水边大黄正跳来跳去的玩耍着,看到韩峰到来,立马龇牙咧嘴的盯着他,嘴里呜呜的哼着,看着这畜生对自己还心存敌意,韩峰也很无奈,想着是不是和解一下之间的关系,不然和苏玉在一起,总有些不顺。

“来来”,韩峰着就蹲了下来,“我们和解一下,有什么事好好的”,他满脸笑意,但大黄却不认为,呜呜的哼着更大,锋利的牙齿闪烁着寒光,就像在看敌一样。

韩峰对着大黄了半,大黄依然无动于衷,倒是双眼更加凶狠的自己,“呵呵”,他无奈一笑站了起来,想着自己和它之间的关系是难以缓和了,一条畜生,懒得和它计较,转身走向潭的另外一边龛。

大黄见韩峰走开,最后看了他两眼,转身朝树林深处跑去,来到潭边坐了下来,看着静谧的水面,韩峰随手拾起身旁的一个石子扔了出去。

“扑通”一声,平静的水面被打破,一***涟漪不断朝着四周扩散,慢慢的,水面再次静了下来,“扑通”,韩峰再次扔出一块石头,水面依然荡漾不止,看着晃动的水面,他整个心都静了下来。

从到达,一幕幕不断回荡在脑海中,这一种回想,韩峰不止想过一次,但此次在这静谧的水面的,静谧的环境,他心底也无比的静谧,本来还很混乱的思想也像是找到了一条主线一样,慢慢清晰起来卿。

思绪,越来越清晰,所有的一切,都在脑海里回荡,渐渐的,他回想发生在身边的一切,特别是从自己遇到邪子,传授自己功法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好像是注定的一样。

幽欲王,邪子,龙族,修炼功法,一切都是超自然的事,为什么自己从没有见到爹娘,为什么自己有一次会做一个奇怪的,里好像是见到自己的爹娘,里面的男子就是幽欲王,为什么自己身体内会有一个龙,这一切,随着梳理,韩峰在心底渐渐明了起来。

五奇之气,得下,韩峰想着想着嘴角开始浮现微笑,以所有的一切,都在心底清晰地浮现出来,这一刻,他脑海中有一股清晰的主线,带动着自己的人生。

这股主线,后面会延伸出什么,韩峰不知道,但是走到现在,他知道自己即将会面临什么,以,自己就像是一个棋子一般,被人摇摆着人生,去和一些神秘的势力相争斗,也以,现在的一切都是注定的,就算自己当初没有和王雪发生关系导致心失落落下山崖遇到师傅邪子,他也会在别的地方遇到自己,传授自己功法,让自己的去成长。

想到这儿,韩峰眉头皱了起来,心底很疑惑,就算自己被当做一颗棋子一样,自己的这些是注定的,但到底是什么人要这么做呢为什么挑选的是自己,就因为自己是什么幽欲王的儿子对于那中出现的夫妇,韩峰以肯定,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因为那种温暖亲切的感觉,自己从没感受到过。

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是自己呢要自己真的是一颗棋子,那自己以后的路不是被人把持住了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吗韩峰越想越觉得心底烦躁,这烦躁一出现,就像火星一样,让他本来很静的心潭就像投下了一颗石子一样,瞬间就涟漪荡漾混乱起来。

乱,乱,乱,韩峰整个心彻底乱了起来,这一刻他对自己的未来彻底迷茫。既然自己是一颗棋子,那未来的一切都是被人规划好的,自己的人生还有意义吗自己对得起这些跟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吗

此刻,他心底彻底混乱,整个人就像入魔一般,双眼失神的盯着前方水面,周身上下一股燥乱的气息在不断浮动,无风起浪,平静水面被他气势所冲,就像有什么在搅动一样,剧烈翻滚起来。

乱,乱,乱,此刻韩峰以是彻底的入魔了,从自己的修炼功法以来,也就三个多月的时间,自己竟然将功法修炼到了四层后期,每一点元气都是从女人身上吸来的,太多糜烂香艳的

生活,虽然让他欲火得到释放,但在心底,还是留下了很多坏处,特别是几次重伤,那一次不是为了自己的女人,留下很多暗疾。

自己的人生这么迷茫,自己的人生是棋子,那些女人怎么办自己怎么给她们幸福韩峰整个人陷入了心魔当中,能不能挣扎出来还要看他自己,毕竟心魔只是一个想法,只是自己思想编织的道路而已,能不能打破壁障冲出来还要看自己的本人。

而就在这时,树林里忽然白光一闪,白雪冲了出来,在它后面,大黄正气喘吁吁的跑来,白雪冲出来只是一顿就看到在潭边坐着的韩峰,但是他周身狂躁的气息,让它在韩峰三米外停了下来,没敢在向前走。

大黄也赶了过来,看着发呆的韩峰“汪汪汪”的咬了起来,好像在这是怎么了

白雪两只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动着,忽然间抬起前脚,向前走去,大黄见状,也抬起脚向前走去,是刚走出一步,像是见到什么怕的事一样,冒全部倒立起来,立马退了回来,眼睁睁的看着白雪向韩峰靠近。

为什么怎么办韩峰依然处于自己思想的混乱中,丝毫没有感觉到身边白雪正在靠近,白雪来到韩峰身边,先是两腿着地将自己的身子立了起来,身上白净光滑的毛在韩峰气势的吹动下,不断摇摆,但对它好像没有丝毫影响,就这么转着眼睛看着韩峰,想要看出点什么道道来。

“唧··”,白雪忽然张嘴一声戾泣,尖叫刺耳让人后背发寒,这声音一出,回荡在韩峰心间就像是惊雷一样,一下就将他从混乱的想法中惊醒过来,刚睁开眼,韩峰思绪还没有彻底清醒,前方就是白雪黑溜溜的眼珠子,看着这黑溜溜的眼珠子,韩峰只感觉思绪在一个通道内走动,就像在穿越一般,最后停了下来,定格在一副画面上。

画面里,一只白色貂,正在窝里享受着父母的温暖,是忽然出现两个猎人,大貂转瞬间就倒在血泊中,这一刻貂什么都不知道,两个猎人将两只大貂拿走,看着还闭着眼睛的貂,惋惜的一叹,转身提着两只已经死去的大貂元气。

没有了父母的温暖,貂娇笑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但这样,让他的双眼渐渐睁开,乌黑的眼睛看着周围空空的一切,开始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貂越来越冷,娇的身子瑟瑟发抖,但它依然坚持着,一步一步,爬到窝旁还未干枯自己父母留下的鲜血上,开始舔了起来。

渐渐的,貂一次次坚持下来,没有奶,那就吃露水,开始自己寻找食物,植物,腐尸,一切的一切,只要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它全都吃了个遍,但就是这样,它熬了过来,慢慢长大,开始遨游在林间,享受着自己的欢自由,一次次遇到危险受伤,它都在挣扎,它都在坚持。

“轰”,一切,都在韩峰心中引起轰鸣,画面回转,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晰,这一刻,韩峰脸上浮现的笑容。

是啊,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呢活着,不就是为了快吗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不管自己是不是棋子,自己的人生是不是被规划,但自己现在还活着,有生命就是有一切,快快和自己心爱的人好好生活,好好享受,就是就美好的事,什么灾难劫难,来了能挡就挡,不能挡就奋起反抗,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自由,自己做主,要亡我,我便逆。

随着这一刻的清醒,韩峰身体被像是有洪水爆发一样,“轰隆隆”的响了起来,这一刻,他心底的大路无比广阔,棋子也好,规划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快快,自己的女人快快那就行,自己的的责任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不让她们受一点点伤害,谁要敢挑战这一逆鳞,那就是自己的敌人,人也好,也罢,动了逆鳞,死。

“轰”,韩峰身体光芒闪烁,这一刻,体内的元气在没有阴元的吸入下,猛然爆涨,冲破众多关卡,渐渐的,一切又安静了下来,他嘴角带着笑意,五层中期,但此刻,他依然不在意。